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成人小说 > 长篇连载
第18章、香槟的新喝法

    清晨,308 宿舍。

    彭向明洗完澡,提水瓶拎桶回去的时候,赵建元又坐在床上发呆了,看
见彭向明推门进来,他又叹口气,“又是没有吊事的一天!”

    陈宣笑,正要接话,一扭头,惊住,“老彭,你嘴怎么了?”

    还能怎么了,被咬破了、肿了呗!

    那个疯婆娘!

    感觉她差点儿把自己下嘴唇给咬下一块肉来!

    生疼生疼的!

    早上在公里,已经被小冰和媛媛嘲笑过一遍了,那么大人了,走路居然还
会摔倒——可是不摔倒你让我怎么说?

    不过呢,她也没赚好,夜里黑不隆咚的看不清,不过她屁眼伤的感觉不会
比周玉华轻了,谁让她老是挣扎?越挣扎伤的越重!还有她屁股也该被自己拍肿
了吧,尤其是最开始那几下,可是铆足了劲拍的,到现在手都生疼呢。

    结果还好,估计以后她都不敢再整蛾子了,若是这都摆不平她,那就一
拍两散好了,反正自己也不亏,憋了好几天的的纯阳真力,在她身上射了个痛快,
很爽!

    就是车里太狭窄了,保时捷那个破车,后座那么小。

    赵建元也已经看过来了,彭向明只好摆摆手,做出一副很窝囊的倒霉子,
“昨天酒喝多了,没看清路,摔了一跤,唉,别提了……”

    陈宣哈哈地笑了一声,赵建元从床上蹦下来,趁彭向明转身的时候,认真看
了一眼,嘴角抽了抽,没吭声。

    结果这一幕还正好让彭向明看见了,心里一慌,“老赵,你今天没事儿?”

    赵建元已经摸去了,叼上,点火,“嗯,没事儿,不是元儿说大伙一起看
电影去吗?就那个什么,叫什么来?老陈?”

    “《大盗风云》!我们表演系的师姐,关茜的女主角,许志君的男主角!”

    “对!就这个!……你不也说要去吗?有别的事儿?”

    “呃……”他也忽然想起来,的确是已经说好了,“不是什么大事儿,不耽
误。”这部电影已经上了得有十天了,延续许志君的前作那个路数,票房不错,
口碑烂到不能看。算是典型的粉丝向电影呗。

    但是几个女孩子要看,那就陪去看看也所谓。

    女孩子去看许志君,那自己就去看关茜嘛,各取所需。

    约的是上午十点半的场,看完了正好团建一顿,所以时间是来得及的。

    给祝梅打了电话,让她找剧组先谈,差不多了再给自己打电话过去签字。

    然后,彭向随要去看电影的人一起浩浩荡荡的出发,去给关茜师姐捧场。

    然而没想到,这电影真是拍的稀烂呀!

    而且不光是剧情稀烂,完全禁不住推敲,就连一些基本的逻辑都是稀烂!

    那张干干净净,破完了墙、钻完了洞那脸上衣服上还是连一点灰尘都看不见
的帅到惨绝人寰的脸,看得一导演系学生人人皱眉。

    “小红花”上4.1 的评分,肯定被许志君的粉丝刷分了,不然绝不会那么高!

    不过关茜的泳装还是值回票价了!

    以前看她照片都没注意到,她有那么白,那么大。

    九点四十五分的场,看了还没半个小时,彭向明就接到了祝梅的电话。

    谈妥了。

    电影也不看了,出去接完了电话,微信群里发了条“有事,先走了”,然后
出门坐上祝梅的车前往剧组签合同。

    “你嘴唇怎么弄的?”

    “不小心摔的。”早上起来到现在,已经好几波人问他这个问题了,他都懒
得解释了,爱信不信。

    “以后小心点儿,这可是吃饭的本钱。”祝梅还真信了,她昨晚在电影学院
门口见到彭向明的时候还好好的,不是摔的是咋整的?

    世事变幻,向来都很神奇。

    本来是柳米的关系,彭向明得到了一个试镜男三号的机会,但彭向明一直都
没能去试镜,后来是被催去了一趟,然后彭向明卖出了三首歌,就找祝梅自
己谈合同。

    结果这十来天的时间,兜兜转转,祝梅成了彭向明的经纪人,代表他跟对方
的执行制片人谈了半个多小时,搞定了宁小成新剧男主角的合同。

    这剧情的展开,想都没处想去!

    也是直到拿过最终的合同文本,要签约的时候,彭向明才知道,这部戏的名
字居然叫《剑仙奇缘》——果然是部仙侠剧。

    待遇和条件,其实并没有太多好谈的,双方又都是业内老将,对彼此的伸缩
空间了如指掌,所以合约最终谈下来,算是你好我好大家好。

    彭向明将任宁小成导演新作《剑仙奇缘》的男主角,饰演鲁剑生这位狂放
不羁、有点好色又极有风骨傲气的剑仙。为此,他要拿出八月底到十二月初,一
共是110 天的档期,来配合拍摄这部四十集的电视连续剧。

    而且还要在明年电视剧开播的时候,肩负起相当重的宣传任务。

    相对应的,尽管他是头尾的新人,但制片方还是最终同意给他每集一万
五千块的片酬——合计六十万元。

    在拍摄期间,剧组要提供条件允许范围内剧组所有人员中最顶级的食宿条件
——比如,只要不是到很偏僻的地方出外景,住宿条件就必须要保证在三星级酒
店以上!而且必须是豪华套房!

    与此同时,剧组还要提供一名专职的生活助理,在拍摄期间照料他的饮食起
居,以及,为他的经纪人提供相应的食宿条件,供她陪同拍摄。

    拍摄期间,他必须拥有自己的专属化妆师。

    拍摄期间,只要剧组有一例,则彭向明自动获得该待遇,剧组不得推诿——
比如,专属的休息室,或保姆车。

    等等等等。

    细则还是相当繁琐的,但彭向明只是旁听,并负责最后的签字。

    两边终于落笔签完,祝梅才控制不住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。

    代表剧组签字的执行制片人丁琥,笑跟彭向明握了握手,拍拍他的肩膀,
一边叫人拿合同去盖章,一边对彭向明说:“今天导演也在,特意叮嘱过我,
等合同签完让你去他办公室里坐坐!去吧,跟导演聊聊,他很看好你!”

    彭向明赶紧道了谢,留下祝梅在那等合同,自己问清了宁小成的所在,过去
敲开了门。

    宁小成的办公室里有好几个人,宁小成正在跟人谈什么,看见彭向明进来,
本来平静中隐带愤怒的表情,忽然就放松下来,彭向明点点头,笑了笑,示意
让他先坐。

    然后他对那人道:“认为不合适的话,你可以拒绝,要是能接受,就去找执
行制片人丁琥,详细的合同他会跟你谈,人我已经定下了,就先这吧,OK?”

    那人纠结再三,最终低头道歉,转身走人。

    啧啧,别看那人个子小小的,真是一派大佬风范。

    处理完了事情,宁小成很快从办公桌后走出来,笑得满面春风,“哈哈!我
的男主角来啦!合同谈好啦?”

    彭向明赶紧收摄心神,站起身来,乖巧地像个小学生,先是问好,然后回答,
“谈好了,刚签完!”

    “好!好!”

    宁小成显然是对彭向明特别满意,说话都没了刚才的那股淡然的霸气,一副
前辈老大哥嘘寒问暖般的亲切姿态,先是同关心了一下彭向明的嘴,然后说:
“你呢,别有太大压力,到了片场,你就交给我,听我的,我让你怎么演,你就
怎么演!放心,你一定没问题!我看人,还从来没出过岔子,也没打过眼!”

    顿了顿,又说:“待会儿走的时候,你就把剧本拿走,回去先好好看看,琢
磨琢磨,熟悉一下,咱开拍前,八月初,要开个剧本会,大家坐一起,对一对台
词,找找感觉,做做准备!……剧本不要外泄啊!只提前给你们几个人!”

    彭向明又乖巧地连连点头。

    宁小成拍了拍他的肩膀,等他坐下了,彭向明也跟坐下,听他说起这部戏
来——从创作剧本的初衷,到剧中的主要情节发展方向,以及彭向明要饰演的这
个男主角鲁剑生的生平、心态等等,所不谈。

    可以看得出来,宁小成是个相当有想法,也相当有才华的导演,同时也是个
相当有感染力的讲述者——饶是上辈子看过不少仙侠小说,算是久经轰炸了,但
彭向明还是渐渐被他口中讲述的那个仙侠世界,给迷住了。

    听他那充满激情的讲述,彭向明觉得,自己要挑战下表演这条路的这个
定,说不定真能自己打开另外的一扇门。

    双方正相谈甚欢,忽然有人推门进来,动静略有些大。

    两人齐齐抬头看去,见正是那个丁琥,他神色有些惶急,“导演……”刚
喊了两字,身后有只手伸过来,一把把他拨开了。

    一个约莫五十岁上下的男人迈步走进来,后面还跟一名五十多岁的胖子。

    “小成,你这儿弄得不错呀,挺热闹哈!”

    宁小成霍然站起身来,脸色竟是前所未有的严肃。

    彭向明愣了一下,说:“那,宁导您先忙,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   宁小成的目光始终平静地与来人对视,闻言只是点了点头,然后道:“老
丁,你去给郑总和康总端杯咖啡来!”

    “好!马上来!”

    丁琥扯了扯彭向明的袖子,两人一起出了办公室的门。

    彭向明有心想问句什么,丁琥已经直接道:“先回去吧!你掺和不上!”然
后快步扭头往一边跑开了。

    彭向明耸耸肩,他倒是所谓,只是纯粹有些好奇。

    这位大佬看上去甚至比宁小成的气势还足。

    …………

    出来以后两人上了车,彭向明忍不住拉过祝梅热吻起来,这毕竟是他俩合作
后第一次成功签约,值得庆祝一下。

    “梅姐,要不去你家?”彭向明目光热切地问。

    “好……好啊,要不咱买点菜,中午就不出去吃了,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    她其实比彭向明还激动,作为大公司里一名小经纪人,她手里其实是得不到
最好的资源的,所以她非常看重视这次签约,什么片酬待遇提成的其实都不重要
了,通过宁小成的戏她觉得自己真正抱上了一条金灿灿的大腿。

    “买什么菜啊,你下面给我吃就行,晚上咱再正式庆祝。”

    “啊?”祝梅的脸刷的红了,“下面”这个词可是有歧的。

    “怎么,家里没准备面条吗?那我可就要‘吃你’了。”彭向明调笑道,这
又是一句“双关”。

    “回去再说,谁吃谁还不一定呢!”祝梅捋了捋头发嫣然一笑,发动起了车
子。

    祝梅的小公寓没有单独的房,但是她把客厅的一角支了张桌子,上面放
菜板和电磁炉,简单的煮东西做饭还是可以的。

    “你就……打算在这里展示你的艺?”彭向明指电磁炉张大了嘴。

    好家伙,这连个炒锅都没有,能展示出啥艺?仅有的一个煮锅里面还留
个早晨煮过牛奶的底子。

    祝梅麻利地刷干净锅,然后加水煮好了面条,就是最简单的白水煮面,又从
冰箱里找出一瓶牛肉酱,牛肉酱拌面,这就算齐活了。

    祝梅拿出两只高脚杯,又不知从哪找出一瓶香槟酒来,倒入酒杯递给彭向明。

    “喝香槟吃拌面……你这品味可以的。”彭向明接过酒杯道。

    “不是说生活要有仪式感吗,吃什么喝什么都不重要,但我们需要一场庆祝,
恭喜你,向明!”她抿嘴微笑,端起了手中的酒杯。

    “谢谢,也恭喜你,梅姐!”

    轻轻一碰,祝梅把酒杯端到嘴边。

    “等等,我要这喝……”彭向明把身体靠过去,张开双臂抱住她,端酒
杯的那条手臂绕过她的脖子,然后到了自己嘴边。

    “什么呀,这叫做喝交杯酒吧,你以为这是洞房花烛呢……”祝梅不禁莞
,这家伙还真会玩!

    “不,这算是金榜题名!”

    “好好好,恭喜大才子高中状元,小女子先干为敬!”说罢,坐在彭向明腿
上,也端酒杯绕过他的脖子,然后送到嘴边抿了一口。

    彭向明跟她同时喝了一口,觉得这姿势挺不错的,喝酒的同时还能上下乱摸,
于是两人就这抱喝了起来。

    “我干了……你怎么还差这么多?”

    “我是女人,酒量不行,要不你替我喝一口?”

    “行啊,不过我可不用你的杯子……”

    “不就是想让我用嘴喂你嘛,来张嘴……”

    祝梅含了一大口酒,噘嘴到彭向明嘴边,等他张开嘴渡了进去,还用小
舌头在他嘴里搅了搅。

    “咦,怎么好像梅姐你的酒更甜呢?再喝一杯试试,这次我把我杯里的酒喂
给你喝,你杯里的酒喂我……”

    于是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地相互喂了起来。

    “不喝了,我都快要被你灌醉了……”

    “喝香槟就跟糖水一,而且每次才倒半杯,哪那么容易醉……”

    “香槟酒也是有度数的,你看我脸都红了……你给我加满了,小气吧啦的,
每次倒那么一点儿。”

    “行,梅姐真霸气……不对欸,好像你杯里的酒都是喂给我喝的,我杯里才
是你的。”

    “不笨嘛……不过你一大老爷们儿,好意思跟个女人计较?”

    “算了算了,我吃亏多喝点吧……家里好像挺热的,要不咱俩把衣服都脱了
再喝吧。”

    “呸,流氓,我就知道你惦记那事呢,先吃面,面条都快了。”

    “好啊,我要吃梅姐下面……不是,是梅姐下的面……”

    “臭流氓!”祝梅白他一眼。

    几口面条下肚,彭向明连哄带骗让祝梅半推半就地把衣服脱光了。

    “梅姐下面真好吃……”彭向明用筷子挑起几根面条挂在她乳房上,然后
过头去哧溜一声吸到嘴里,再把汤汁舔干净。

    “调皮……你也不嫌脏……”祝梅奈地摇摇头,这小爷想怎么玩,她哪里
拦得住?

    彭向明放下筷子,把她抱起来走到卧室床边。

    上次来祝梅家是在沙发上操她的,所以他还是第一次进入她的卧室,卧室真
不说大,一张床就占了大半空间,床的一侧靠墙边有排衣柜,另一侧摆放一个
简版的梳妆台,然后就连安放床头柜的空间都没有了。

    不过有床就足了。

    彭向明把她放在床上,又出去把酒和杯子拿了过来。

    “还喝呀?差不多就行了。”祝梅皱皱眉,“晚上不是还有正式的庆祝吗,
你想喝到时候再喝。”

    “就剩下一点儿了,不喝都浪费了。”

    “浪费不了,你把酒给我,我给你来点刺激的。”祝梅突发妙想,一下子翻
身起来跪坐在床边,“你先别上床……对,就站那儿别动。”

    接过酒杯,她张嘴喝下一大口,然后含酒液低下头,把他的龟头含了进去。

    只不过彭向明的鸡巴太大了,她在继续向里吞的时候不少酒液从嘴角流了出
来。

    “这倒蛮好玩的。”彭向明摁她的头,轻轻在她口中抽插,肉棒的前端
被香槟酒包裹,酒中的小气泡碰到肌肤一个个爆开,感觉非常刺激。

    “怎么没了……是不是被你喝下去了?”彭向明正插得爽,感觉她口中的
酒液越来越少,不由停下来问道。

    祝梅闻言吐出了口中的肉棒,白他一眼,把剩余的酒液咽下道:“都洒出来
了,算了,不好玩。”

    “好玩呢,我给你也试试……”

    他让祝梅躺下,用双手分别把住,屁股向上翘起,露出了腿间的秘洞。

    喝一口香槟,彭向明用手掰开她的阴唇,低头亲了上去。

    但是往洞里吐酒液没那么容易,女人那个部位的生理构造比较特殊,会自
动排斥异物的进入,男人的鸡巴在里面射完变软后,也会被一点点地排挤出来,
包括精液也会流出,所以小黄书里描写某男抱某女睡了一宿,鸡巴一直插在她
逼逼里,基本都是作者YY的。

    所以彭向明试了半天也没弄进多少去,反而把祝梅舔得有点娇喘吁吁了。

    彭向明见到这不行,就又想了个办法:他先迎面躺在床上,让祝梅骑在自
己身上,肉棒找准了位置用力顶进了她的秘洞,粗大的肉棒被上下套弄了几次就
把她的小洞撑大了,然后他把香槟酒瓶放到肉棒后面,趁祝梅起身的时候把瓶口
换到肉棒的位置。

    等祝梅发现不对时,香槟瓶较细的瓶颈已经深深插进了她的体内。

    “你干嘛呢……这东西太硬了……咯得慌。”

    “别急,马上就好了。”彭向明道。

    他用力把瓶口往她阴道深处摁了摁,确保酒瓶牢牢夹在里面掉不出来,然后
让她平躺在床上,用手掰腿弯阴道口朝上。

    酒瓶里还有差不多半瓶香槟,在她躺下之后就瓶口一下子就倒过来了,只不
过被她的阴道内壁堵才没流出来。

    然后彭向明抓住插在她下体的酒瓶晃了晃。

    香槟酒这种发泡类饮料,受到晃动就会产生大量泡沫,泡沫多了自然就堵不
住,然后就汩汩的冒了出来。

    “你别晃……哎呀……你看酒都漾了……”

    祝梅手足措,只能抓住彭向明的手不让他乱动,然后双腿紧紧夹瓶子,
下体的肌肉也绷紧了。

    香槟泡沫顺她的腚沟子往下流,眼见要流到床单上了,彭向明赶忙低头下
去,张开大嘴哧溜溜地把连酒带泡沫舔了个干净。

    “你这坏蛋,把我当酒杯了!”祝梅撇撇嘴,也不知道这家伙从哪儿学的这
些损招,折腾起女人来蔫坏蔫坏的。

    彭向明品香槟酒,时不时用力摇晃两下酒瓶子,直夸这酒好喝。

    祝梅有些后悔,她太想栓牢彭向明这条金大腿了,所以一直以来有点过于放
任他了,没想到这家伙得寸进尺,越来越流氓。

    下面被香槟泡得都有些麻木了,等他“啵”的一声把空瓶子拔出来以后,阴
道内都几乎失去知觉了。

    彭向明随手把空瓶扔到地上,然后压到她身上把已经硬到不行的肉棒对准肉
缝插了进去。

    经过香槟洗的阴道有些涩,里面还有残留的酒液,肉壁感觉有些,但是
裹肉棒很舒服。

    抽插了几十下后,祝梅的下身终于被“暖”了过来,里面也变得更加顺畅,
“噗呲……噗呲……”的水声重新开始奏鸣。

    两条白白的长腿被彭向明架在肩头,形状极佳的一对乳房被他握在手中捏到
有些变形,巨大的棒子越捣越深,每一下都顶得她浑身颤抖。

    “到了到了……我不行了……你插死我吧……”

    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