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成人小说 > 长篇连载
说实话,刀大这本《前浪》比上一本《完美人生》差了不少,不过里面的美女还算多,比较适合改写。
ps:虽然是加料版,但剧情会有较大的改动,完全可以当一个新故事读。

      《前浪》

        第1章、如果有来生

    彭向明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在一间宿舍里。
  
    四张床,都是上铺,下面是电脑桌和衣柜。
  
    看就像大学宿舍的子。
  
    有几个大男孩一人一把椅子,似乎正在争论什么。很激烈。
  
    房顶的灯光很刺眼。
  
    窗外很黑,但远处又似乎灯光璀璨。
  
    他隐约觉得有些不对,然后才发现,自己应该是刚喝完酒。
  
    头疼欲裂,脑子也像浆糊一,转不动。
  
    这个时候当然应该先睡觉,一切都等酒醒了再说。
  
    这么一想,他心里很快变得踏实,随后就又倒头睡了过去。
  
    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白天。
  
    口干舌燥。
  
    下身有些意,不是盖被子么?怎么……
  
    低头望去,看到了坐在床尾的一道身影,浅蓝发白的牛仔裤,绷得紧紧的两条大长腿,收的细细的小腰,上半身大部分埋在被子里,只露出一绺粟色的长卷发,随身体轻轻抖动。
  
    这……莫非?彭向明感觉到了,21年从没怎么用过的某个部位,现在狰狞的几乎要炸掉,偏偏一条又湿又滑的小蛇,正绕顶端轻巧地转圈,时不时刮蹭一下巨物顶端的小眼儿,然后半截凶器都会被包裹进一团温热湿滑里,时而旋转,时而吮吸,然后又一点一点地吐出来。
  
  这感觉……简直舒爽的法形容!
  
  被子抖动就带风,彭向明感觉屁屁和胯部都冷飕飕的,只有前面那个部位在充血,心里燥热难耐。
  
  一只小手伸过来,轻轻捏了捏他的两颗蛋蛋,然后握住了巨物的下半截,配合顶部的包容和蠕动,也上下撸动,不轻不重,力道刚刚好。
  
  “咕噜——”整栋宿舍楼都特别的安静,所以这细微的吞咽声也格外明显。
  
  他瞪大眼睛,定定地看雪白的屋顶。
  
  嘴巴微微张开,呼吸异常的急促。
  
  是谁?
  
  节奏变得越来越快,烈的快感从他的胯下传向全身,小腿肚、脚心都酥麻酥麻的,一股热流顺脊柱传下去,一直到了快乐的顶端,然后喷了出去。
  
  女人身体一僵,立刻捂嘴从被子里拔出头来,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,恨恨地白他一眼,跌跌撞撞跑进了卫生间。
  
  齐元?
  
  彭向明头脑渐渐清醒,但身体仍有些酥软力,他起身,小心地下床,伸手扯过几张纸巾胡乱擦了擦下面爆发后的狼藉,同时在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寝室里,到处好奇地打量。
  
  脸上表情复杂莫名。
  
  平静之中带些惊奇。
  
  但眼眸深处,有一抹遮掩不住的狂喜。
  
  穿越?
  
  真的有来生?
  
  屋里淡淡酸涩的精液味道,夹杂隐约的臭袜子气息。
  
  飘窗里扔满了可乐瓶、矿泉水瓶。
  
  啤酒瓶码了高高一摞。
  
  大家都没被子。
  
  床边的电脑桌上,摆一台笔记本电脑,抬头处挂一幅耳机。
  
  小书架上摆的是《电影基础理论》、《画面的力量》、《故事:怎么写出好剧本》、《好莱坞电影剧本结构研究》、《名作构图赏析》、《三国演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风月刀》、《表演理论》、《人体结构画法》、《恋爱女人的内心世界》、《内衣时尚》、《尤物:第386期》、《尤物:第392期》、《才子风流》、《世界名画欣赏》、《老司机:第433期》、《不老的风华:薛明明照片集(上)》……
  
  彭向明逐一看过去,然后低头,注意到电脑桌上还有厚厚的一摞纸。
  
  他拿起来,打开。
  
  是一张张的铅笔速写。
  
  半裸的,全裸的,正面的,背面的,有齐元,有柳米,有学院里他认识不认识的美女,还有几幅是眼下当红的女明星。
  
  当然,所有除脸以外的素材都是他脑补出来的,画风夸张而香艳、大胆又刺激,让人一看上去就会浴血喷张。
  
  笔记本电脑旁边,放一部手机。
  
  点亮屏幕,他看到时间是2016年3月24日,周四,上午九点二十二分。
  
  齐元从洗手间走出,一面整理有些凌乱的上衣,一面鄙夷道:“你个臭流氓,怎么又翻出来了?老是画这种……不穿衣服的,有意思吗?再说了,一看就知道是假的,柳米哪有这么大的尺码……”
  
  “那你脱了衣服让我画两张写实的?”
  
  “呸!谁陪你疯啊,万一画到半途你舍友回来了……我还要不要脸?”
  
  彭向明也走进洗手间,噗噗噗地拿水狠狠洗了几把脸,带满脸的水珠,他抬起头来,对洗手上方的镜子,认真地看自己的脸。
  
  一张二十一岁的脸。
  
  三分英武,三分桀骜,三分薄。
  
  还剩九十一分的青春灿烂。
  
      …………
  
  能用自己的手捧起一把水,泼在脸上,能用自己的脚,自由地走动,能把自己胯下的大鸡鸡,送进一个个女人的私处,是一种什么感觉?
  
  想必这世界上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说:也就那回事。
  
  那是因为他们从未失去过。
  
  事实上,那是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。
  
  那种熟悉的感觉,会让人想要流泪。
  
  热泪盈眶的那种流泪。
  
  宿舍楼内里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  
  镜子里的彭向明双眼通红,表情微微狰狞,脖颈处肌肉绷起,手臂亦用力地按在洗手池的边缘。
  
  身体微微地颤抖。
  
  想哭。
  
  几乎控制不住的那种想哭。
  
   齐元走过来,贴后背用双臂环住他。
  
  “以后别画那些东西了,要是忍不住就去找我,我脱给你看,那种画要是被人看见麻烦可就就大了,里面还有咱学校的老师……”
  
   彭向明一言不发,猛地反手把齐元拉到身前,按在洗脸盆上,解开她腰带的扣结,将牛仔裤扒了下去,露出一个又圆又翘的白臀,中间勒一道浅粉色蕾丝布片。
  
  “哎——你这人属驴的?什么时候想上就上……别乱动啊,我才整理好的……”
  
  抬头看见镜子里那张帅气的脸,齐元一下子又心软了:“你轻点,我又不是不给你……”
  
  蕾丝内内扒下来,翻过臀丘,恰恰露出完美的两瓣浑圆和中间的缝隙,隐隐可见其中粉色的鲜嫩,蕴含亮晶晶的水渍。
  
  齐元只来得及说了句“把……把门关上……”,巨龙就势破体而入。
  
  卫生间不大,彭向明伸手就能到门,然后就开始了刺,全力以赴、没有丝毫保留的刺!
  
  这的击下,齐元连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了,嘴唇张,感觉体内所有的空气都被一点一点地挤压了出来,偏偏身后那头牲口一点也不怜惜,巨大的棒子像根烧红了的铁钎,一次次反复在她体内插。
  
  我要死了……一种窒息的快感袭来,齐元的腿先撑不住了,整个上半身伏倒在洗脸盆上,感觉甚至连墙上的镜子都在震动。
  
      …………
  
  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,彭向明的心情,才终于底平静下来。
  
  毫疑问,他知道,并确信,自己赶上了只在小说里见过的所谓穿越。
  
  而且是一个平行的时空。
  
  而且是二十一岁。
  
  而且自己居然还叫彭向明。
  
  燕京电影学院导演系2013级学生,大三,下学期。
  
  导演系!
  
  上辈子的时候,偶也不是没做过泡个女明星的,没得病之前,其实也爱看电影电视剧什么的,得病之后就更不用说,那些真实而又虚幻的光影,甚至承载了自己的生命之重,但那已经是自己这个普通人跟影视圈最深入的接触了。
  
  从来也没想过有朝一日还可以当个艺术生。
  
  还是导演系!
  
  这是一种特别新奇的体验。
  
  刚才那个漂亮的女生齐元,还有个叫柳米的,似乎都是原主的女朋友。开始时,他有些紧张,但是,可能是因为有原主的记忆完全留存的缘故,慢慢他就娴熟起来,所以最终,他给自己的表现打了85分。
  
  他觉得自己应对的还不错,应该是没有被女人发现自己已经是个冒牌货这件事——过程还蛮刺激的。
  
  齐元走后不久,舍友们都回来了,一个个也很善谈,滔滔不绝,彭向明很认真地听他们在那里聊,聊这个,聊那个,聊电影,聊美女,聊明星,聊国内,聊国外,聊钱,聊一切。
  
  都是关于这个世界的。
  
  他就这度过了自己穿越过来的第一天。
  
  亢奋、新奇,且刺激。
  
  并努力地遮掩自己的每一次情绪起伏。
  
  后来他开始走出去看。
  
  校内,校外,到处走,到处看。
  
  他对这个世界的一切,都充满了好奇,于是四处张望。
  
  再后来,他又开始研究自己的手机。
  
  这个世界的互联网科技、移动技术、手机技术,也挺牛逼的,而且与自己曾经经历过的那个时空,一切都特别像。
  
  也有个微信,也有网上购物,各种APP。
  
  对了,手机音乐软件和视频网站,也挺发达的,好几家。
  
  原主此前经常听歌的音乐软件,有两个,一个叫“天天音乐”,另一个叫“心动云音乐”,界面设计都蛮有意思。
  
  当然,肯定是不可能有周董,也不可能有《以父之名》了。
  
  几家在线视频网站的APP,也都挺不错的,有这个世界国内外的很多片子,电影,电视剧,网大,网剧,都有。
  
  让彭向明感觉像是发现了一个存量超大的藏。
  
  里面的东西,虽然原主看过不少,自己也都有相关的记忆,也完全可以当成都是崭新的——有很多都拍的特别好。
  
  比如,他就很喜欢这个时空的一部应该是2013年上映的动画电影,是国产的,名字叫做《仙桃大圣》,特别有意思。
  
  它的导演叫姚清平,查查资料就知道,他居然还是自己的师兄,是燕京电影学院导演系1998级的学生——正牌子师兄。
  
  这部电影讲了一个这的故事:
  当年齐天大圣孙悟空偷入蟠桃,一边吃仙桃,一边随手丢,其中有一颗,居然突破了仙界,掉到人间了,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,这颗桃核居然发芽了,在钢筋水泥的缝隙里,奋勇地长出来,居然结出了一颗赖赖嘟嘟的毛桃,卖相极差。
  
  男主角生活在天台上,因为他租的房子,是顶层的阁楼,便宜。然后他亲眼看这颗桃树长出来,并结了个果子。
  
  吃了桃子,他忽然能飞了。
  
  他特别喜欢飞来飞去,到处去看这个世界。然后就发生了各种各的新鲜事,也认识了各种各的……女人。
  
  对了,这部片子的票房其实不低,资料上说七亿多,但据说投资太大,所以最终算下来,制片方应该是赔钱的。
  
  时间很快就到了三天后,吃过晚饭,彭向明随便换了件运动服下楼,准备出去随便走走。
  
  几天来,他正在对这个世界越来越熟悉——不是记忆里储存的那种熟悉,而是亲自走过、听过、看过、抚摸过的那种充满质感的熟悉。
  
  他最大的改变,就是每天晨起跑步和晚饭后散步锻炼。
  
  三月底的燕京城,仍有些微冷,风已经开始和软。
  
  他溜达出了学校大门,外面是一条安静的街道。
  
  在现代化的大都市而言,这条街十分的窄,路面倒是还算平整,街旁的老槐树都有少说几十年了,枝杈横天。在原主的记忆里,这些树到了夏日里,会遮天蔽日,此时算是初春,都才刚抽芽。
  
  街道两旁的建筑,也大多不新,很多都是红砖的墙面,三五层的小楼。
  
  沿街道慢慢走,他用心的掌控呼吸的节奏。
  
  他现在对这一片很熟悉了,比如说前面的路口往北拐,是另一条不宽的街道,路边有个学校,早晨跑步的时候,很容易就能听见那里有很多人在吊嗓子。
  
  京剧腔。
  
  那个学校叫“燕京戏曲学校”。
  
  别看就是个中专的性质,是京剧的老窝子,初中和中专六年连读,不是小天才或者好苗子,压根儿别想进去。而在那里毕业之后,很多优秀的学生都不需要经历高考,就直接由燕京大戏院、燕京京剧院等单位,直接“委托培训”进燕京戏曲学院和华夏音乐学院了。
  
  当下数得上的京剧大拿和新秀,有超过一半是从这里走出去的。
  
  演电影电视剧的也出了不少,当然,那个就得是靠考试了。现在国内的影视圈子里,很有不少位就是从这里考进了电影学院、戏剧学院之类的。
  
  总之,知名度不太大,但很牛。
  
  路过一个公交站牌的时候,他的脚步放缓,特意又盯那大幅的告牌看了几眼——那是一张电影宣传的告海报,最近两天每次跑步他都忍不住看看。
  
  画面上站C位的,是一个看上去特别秀气的男孩子,很好看,但五官和气质,都有些偏柔美。
  
  电影的名字叫做《大盗风云》。
  
  告词很有意思:许志君关茜倾情主演,一场压的视觉盛宴!
  
  最底下是:4月18日全国同步上映!
  
  主要是“压”这个宣传点,很是有点意思。
  
  看宣传海报的人物定妆风格,这部戏的动作戏篇幅应该不小,再考虑到电影的名字,所以,这部电影的定位大略可窥,但许志君这个人就实在是……
  
  好吧,谁让人家红呢!偶像嘛!小鲜肉嘛!
  
  他上部电影的口碑在业内就烂的一塌糊涂,但也架不住人家票房四个多亿,据说总投资才六千万,而且光他自己的片酬就三千万。
  
  大家都赚的盆满钵满,那当然要继续上啊!
  
  但是他演戏……说真的,他要是演个花盆,也就是不承推进主线剧情的责任,只负责秀颜值的那种配角,也不是真不能看,别给他的角色设置演技难度就行了,但是让他来演主角,就实在是……唉,一言难尽。
  
  还有关茜,表演系的师姐来,10级的,比自己高了三届,长得是蛮漂亮的,身材也相当有料,在学校期间水平也不差,但不知道为什么,毕业这几年好像是越演越回去了,大学期间拍的两个小角色,都还能看出努力,最近两年,反倒是向傻白甜的方向,一去不复返了……可惜了,那么漂亮。
  
  考虑到他俩搭档男女主角……彭向明不由得就摇了摇头:这片子肯定不是自己的菜了。
  
  当然,要是拍三级爱情动作片的话还是可以一看的,那演技不演技的就完全不重要了。
  
  拐过这个路口之后一直往北,三个路口之后就是一个大公。
  
  天已经擦黑,公里有些地方没有安装路灯,还是比较黑的,尤其是一些林间小路,白天还有不少学英语背单词的,晚上就空荡的人了。
  
  彭向明已经开始有些微喘,这身体年轻是年轻,平常也爱打个篮球什么的,但其实还是懒,也宅,跑步很少,刚跑第三天,难免有点不大适应。
  
  路过一大片黑松林的时候,又下意识地往里瞥了一眼。
  
  前面竟然有几个学生,似乎在吵架。
  
  一方是三个男孩,个子不高,看子年纪都不大,不过头发染的花里胡哨,耳朵鼻子还穿环,好好的衣服非要打上几个破洞,搞得像小流氓一。
  
  另一方是两个女孩,都穿校服,应该就是附近那个戏曲学校的,亭亭玉立的,看上去好漂亮。
  
  彭向明浮光掠影的瞥了一眼,没好意思多看,慢慢地从他们身边跑过去,就听其中一个女孩儿说话跟机关枪似的,偏又吐字清晰,声如珠玑,字字入耳。
  
  “你们能不能要点脸,别总来骚扰我们俩了?”
  
  “你才多大啊,在这儿扮成熟……大两岁也叫大?别那么搞笑好不好!”
  
  “喜欢个屁呀喜欢,我才不喜欢小屁孩的……对,就是喜欢成熟的,咋了?”
  
  啧啧……
  
  彭向明就这么一路慢跑,跑了一会儿发现前面的路被堵死了,于是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,见天已经黑了就往回走。
  
  走到刚才那个地方,隐约感觉有些不对,他放轻脚步,从树林空隙钻了进去。
  
  松树林深处走了没多远就看见有亮光,隐约见到刚才的俩女孩已经被三男孩摁倒了,上身半裸,慌乱地抱作一团,扒下来的校服胡乱扔在一旁。
  
  俩女孩只是哭,说话像打机关枪那个也没了火力,一个男孩打开手机灯照,其余两个每人搂一个女孩,捉女孩双手过嘴去乱亲。
  
  反抗中,女孩的胸罩也都被扯下了,两双白嫩的鸽乳在灯光下显得晶剔透,粉红色的乳头晃动,进一步刺激了男孩们的欲望。
  
  “哎,让她俩换个姿势,抬一条腿举头顶上,对对,就是大劈叉……玛德,每次看见她俩这姿势练功,我老二就硬的不行。”
  
  拿手机的男孩嚷嚷,时不时伸手在女孩身上摸两把。
  
  虽然才三月份,但俩女孩都穿校裙,一条腿抬上去,整个下身立刻以一种很羞耻的姿势显露在三个男孩面前,即便有连裤袜的阻挡,在场的三个……四个男人还是心头一热。
  
  “等会都给她俩拍下来,要不然万一报警就麻烦了,虽然你爸是校长怕也扛不住,有了照片就不怕她们乱说话了。”
  
  不能再等了,万一俩女孩被几个坏小子祸害了,彭向明觉得自己会后悔一辈子。
  
  他悄悄退出树林,打开手机里的电筒,朝树林的方向扫了几下,大声道:“媛媛——媛媛——”
  
  他不知道另一个女孩名字,只能喊这一个。
  
  然后又换了个粗一点的声调,嗡声嗡气说:“这两个死丫头,跑哪去了?老三你不是说在附近吗?”
  
  接又换了一种声音中气十足说:“刚才是位学长说的,人家认识她俩,说被几个流氓缠住了,怕出事告我一声。”
  
  “行了行了,别扯远了,咱们再到树林子里找找,老三你左边我右边,军子留在这给老大打电话,再多喊几个人过来。”
  
  ……
  
  确认安全之后,劫后余生的两个小丫头缩在彭向明怀里仍然瑟瑟发抖。
  
  彭向明自然乐得俩个半裸的小美女在怀里蹭啊蹭,借安慰之名揩足了油水。
  
  “你……也不是好人。”这个叫陆媛媛的女孩脸红的快要滴血,手足酸软又力推开彭向明,只是稍微挡挡关键部位。
  
  另一个吴冰大胆的多,眼盯彭向明那张俊的过分的脸,身体毫闪躲的意思,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  
  “怎么就你一个人啊,刚才那个老三呢?”
  
  彭向明一笑,换成老三的声音道:“你们快点走,大家都在公门口等呢。”
  
  “哎呀,好厉害!大哥你是干啥的?”
  
  “我是电影学院的,大三学生。”
  
  “电影学院……难怪!”
  
  片刻后,她抿笑,说道:“我见过你,最近几天每天早晨都能碰到你,我们就跟在你后面,听你喘的……”她停下不说了,抿嘴笑。
  
  居然被嘲笑了。
  
  得反击。
  
  想了想,他岔开话题:“要报警吗?”
  
  俩女孩一下子都沉默了,要还是不要?三个坏家伙都跑掉了,报警有用吗?
  
  且……他们都是学校领导家的孩子,平时在学校里就没少欺负女孩子,每次做坏事总被学校包庇。
  
  还有……人言可畏!虽然不是什么明星,可她们也知道,尽量避免在警局留下记录,不然若是以后出了名,肯定会被小报记者翻出来瞎编乱造。
  
  彭向明也明白这些,摆出一副过来人老大爷的姿态,语重心长地说:“这事儿啊,还得你们自己拿主意,有些事情不能不考虑,但也别想的太多,如果需要的话就给我打电话——加一下微信?”
  
  于是,不费吹灰之力俩微信号到手。
  
  彭向明举起双手,笑说:“好了好了,我先送你们回去,好好睡一觉,明天就没事了——以后晚上没事少出来,更别往没人的地方乱跑,像我这种好人可不多见喔!”
  
  “嘁!什么好人坏人!坏人脑门上写啦?”
  
  吴冰睁大眼睛认真地打量彭向明一眼,倒是也不见外,很直爽的子,又有些毫顾忌的骄横,对媛媛说,“你别看他长得帅,越是长得帅越容易是渣男!”
  
  忽然就夸我……
  
  “嗳,你,既然没事了,那咱们就赶紧走吧!我们学校有规定,不许谈恋爱!”
  
  彭向明想了想,认真点头,一抬头已经到了学校门口。
  
  “好!那就拜拜了媛媛,明天见!”
  
  没等另外一个瞪眼,又笑对她说:“还有啊,小冰你长得真漂亮……拜拜!”
  
  彭向明转身就往回跑。
  
  身后似乎有嘈杂的声音。
  
  但他觉得此刻自己的身心都很愉快。
  
  《仙桃大圣》赔了就赔了吧!